铁盒里的“隐秘”深藏60年

铁盒里的“隐秘”深藏60年

铁盒里的“隐秘”深藏60年
坐落浙赣鸿沟的江山市凤林镇桃源村,有一栋不起眼的砖瓦老屋。在旁人眼里,这家的男主人祝开楼就好像这栋老屋,一般而一般。  自从两年前全国展开退役武士和其他优抚对象信息收集作业,祝开楼深藏了60余年的故事才逐渐显现:这个默不做声、静心干活的老农,居然是一位立过战功的志愿军兵士。  在偏僻山村劳动60余年,从不说起自己的战功,从未向安排提任何要求——这便是93岁的老兵祝开楼,一名党龄与新中国同岁的共产党员。  热心焚烧的年月  见到祝开楼,是在10月20日的午后。他热心地把咱们迎进家门,在家人的陪同下,给咱们讲起了那段触目惊心的烽烟年月:  1950年10月的朝鲜战场,炮火把天空映照得通红。  祝开楼随第一批志愿军部队跨过鸭绿江,投入战役。他地点的38军历经解放战役的烽火锻炼,是主力部队之一。祝开楼和战友肩扛步枪、腰挂手榴弹,为荫蔽常常在夜间行军。  朝鲜的冬夜,气温低至零下30℃。在113师338团2营5连,祝开楼和战友用“铁脚板”与敌人的轿车赛跑,既要警觉敌军来袭,又要抵御刺骨的酷寒和补给不畅形成的饥饿。“没东西吃就喝雪水,子弹打完了就用石头。”他回忆说,志愿军一夜奔袭几十公里是常事,“累得吐白沫子了,也没有人掉队,枪声一响咱们的劲就回来了。”  一天深夜下着大雪,部队急行军至一条江边,彼岸便是敌军。“来不及脱衣服了,快走!”一声令下,兵士们在机枪保护下涉水过江。祝开楼死死盯着彼岸的探照灯,见灯火扫过来就钻进水中,灯火一过又快速行进。兵士们趁热打铁夺下敌人的滩头阵地,这时他才注意到,湿透的棉衣裤早已结冰,紧紧地粘在身上。  因不怕牺牲、勇敢战役,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在嘉奖令上亲笔题词“三十八军万岁”。在这支有“万岁军”之称的主力部队,祝开楼和战友肩负着迂回交叉、深入敌后的重担,风险反常。  1950年11月,部队向球场区域进军。338团作为前卫一路突进,祝开楼和战友侦察地形时,遭受了敌机。  “欠好,风险!”话音未落,一枚炮弹在他身边爆破。祝开楼只感到脑袋“嗡”的一声,就失去了感觉。  醒来时,他的半边脸趴在水坑中,痛苦阵阵。翻身一看,右腿早已血肉模糊。两名幸存的战友把他拉进坑道,用毛巾帮他扎紧大腿,鲜血登时染红了毛巾。  受伤有多严峻、在医疗站养伤多久,祝开楼已记不清了。1953年战役完毕后,他和5连的战友回国,取得团体一等功。  深藏一甲子的隐秘  60余年曩昔,这个被白叟深藏的“隐秘”,随同他的建功证明书、复员武士证明书和抗美援朝纪念章等,封存在家中旧衣柜底的一个铁盒里。直到2015年,才被他的小儿子祝洪卫发现。  一个午后,祝洪卫无意中翻开这个锈迹斑斑的铁盒,愣住了。  他回身望向门外——老父亲正坐在家门口的小板凳上剥大蒜,旧夹克、黑色布鞋、粗糙的手掌,清楚是一个一般老农人的容貌。  但他知道,这么多年来,每到阴雨天,父亲祝开楼的右腿就痛苦难忍。其实,在战场上,祝开楼落下了八级伤残,右大腿内侧有一道七八厘米长的疤痕,触目惊心。  战役给白叟留下的痕迹,还不止于此。  本年8月底,白叟出门干农活时脚底打滑,四肢都摔伤了。祝洪卫赶忙送父亲到医院,做CT查看时才发现,他的左后肩还藏着一块弹片。  祝洪卫的眼眶登时红了:“只知道父亲当过兵,没人知道他的身上终究发生过什么。”  从朝鲜战场回来,祝开楼在部队当过班长、党小组长和支委,跟着部队驻扎在吉林通化。  在复员判定表上,其时的连长胡铁林这样点评他:自入伍以来从未闹过个人问题,在任何状况下都没有向困难低过头,白天黑夜行军从未叫过苦,上级安置什么作业都能活跃愉快地履行。  随时遵从国家呼唤和安排安排,简直成了那一代人最明显的特征。1957年4月,祝开楼复员回乡,在村里娶妻生子。成婚第二年,传闻衢州一家公营化工厂招不到锅炉工,他二话不说前去应聘。妻子气得直跺脚:“锅炉工又苦又累,薪酬也不高,没人愿意干,你干啥要去?”  祝开楼却说:“国家有需求,我就得去试试。”  一年后,工厂运营不景气,要削减职工,祝开楼又自动打包行李,回到江山老家。妻子问他怎样回来了,祝开楼说:“厂子有困难,咱们就要给国家减轻负担。”  从那以后,祝开楼再也没脱离过桃源村,静静守着两亩不到的薄田过日子,在乡下“隐姓埋名”60余年。  一个有特别情怀的农人  在桃源村,乡民们从没听祝开楼讲过从戎的事。  在乡民祝开仁的印象中,这位老大哥话很少,人却很热心,谁家要摆宴席,他都愿意去协助,“烧一手好菜,人又勤快,人家想给报酬,他怎样都不愿要。”  另一位乡民管忠良反复用一句话点评:“他太厚道了,就挑最苦最难的活干。”有一次,村里要建一条灌溉渠,祝开楼自动承担起最苦的钻洞活。手持风钻机一天下来,他的手掌心满是血泡,却没叫一声苦。“其时的出产队里,咱们吃不消干的活,他都抢着干。”管忠良说。  一位保家卫国立过战功的老兵士,静静地成了一名一般的农人。  “这些年,我爸对其他事不怎样介意,却一向关怀着一件事。”祝洪卫说,父亲腿脚不方便,很少出门,总让他代为找安排,想找到当年的入党证明,康复其党员身份。  退伍后,因为曲折多地,祝开楼的档案丢失了,党员身份也无法证明。跟着年纪增大,他越发为此焦虑,总是敦促儿子四处寻找。  为帮父亲完结愿望,从2015年起,祝洪卫奔波当年的化工厂和江山市多个部分。直到2018年3月,在江山市民政局的协助下,总算找到一张1957年的江山转业武士状况统计表。在表上,“祝开楼”那一栏清晰写着:1949年11月入党。  2018年7月4日,经安排部分同意,桃源村党支部召开了一次特其他党员大会,为祝开楼正式康复党员身份。  从村支书手中接过鲜红的党员证,祝开楼小心谨慎地抚摸着,双眼马上湿润了。面临党旗,他紧握右手,再次大声宣读入党誓词……  多年来,祝开楼一向甘于清贫。他一向住在几间旧平房里,主要靠种田抚育4个孩子。其实,那时候只需祝开楼拿出铁盒中的资料,证明自己从前的武士身份和建功业绩,彻底有理由向安排请求帮助。但哪怕日子过得再难,他也没有开过一次口。  脱离部队多年,祝开楼仍保持着一份深深的情感,连续送儿子、孙子去从戎。现在,年迈的祝开楼对许多工作记不清了,却一向不忘交党费的日子。每月15日,他都会按时找到村支书,严肃认真地说:“这是我的党费!”

admin

发表评论